Category: 歷史人文


魯迅 Wiki

魯迅〔1881/9/25–1936/10/19〕,中國文學家、思想家和革命家。原名周樹人,字豫才,浙江紹興人。出身於破落封建家庭。青年時代受進化論、尼採超人哲學和托爾斯泰博愛思想的影響。1902年去日本留學,原在仙台醫學院學醫,後從事文藝工作,企圖用以改變國民精神。

1905-1907年,參加革命黨人的活動,發表了《摩羅詩力說》、《文化偏至論》等論文。期間曾回國奉母命結婚,夫人朱安。1909年,與其弟周作人一起合譯《域外小說集》,介紹外國文學。同年回國,先後在杭州、紹興任教。辛亥革命後,曾任南京臨時政府和北京政府教育部部員、僉事等職,兼在北京大學、女子師范大學等校授課。1918年5月,首次用"魯迅"的筆名,發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篇白話小說《狂人日記》,奠定了新文學運動的基石。五四運動前後,參加《新青年》雜志工作,成為"五四"新文化運動的主將。

1918年到1926年間,陸續創作出版了小說集《吶喊》、《彷徨》、論文集《墳》、散文詩集《野草》、散文集《朝花夕拾》、雜文集《熱風》、《華蓋集》、《華蓋集續編》等專集。其中,1921年12月發表的中篇小說《阿Q正傳》,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不朽傑作。1926年8月,因支持北京學生愛國運動,為北洋軍閥政府所通緝,南下到廈門大學任中文系主任。1927年1月,到當時的革命中心廣州,在中山大學任教務主任。1927年10月到達上海,開始與其學生許廣平同居。1929年,兒子周海嬰出世。1930年起,先後參加中國自由運動大同盟、中國左翼作家聯盟和中國民權保障同盟,反抗國民黨政府的獨裁統治和政治迫害。

從1927年到1936年,創作了歷史小說集《故事新編》中的大部分作品和大量的雜文,收輯在《而已集》、《三閒集》、《二心集》、《南腔北調集》、《偽自由書》、《准風月談》、《花邊文學》、《且介亭雜文》、《且介亭雜文二編》、《且介亭雜文末編》、《集外集》和《集外集拾遺》等專集中。

魯迅的一生,對中國文化事業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他領導、支持了"未名社"、"朝花社"等文學團體﹔主編了《國民新報副刊》〔乙種〕、《莽原》、《語絲》、《奔流》、《萌芽》、《譯文》等文藝期刊﹔熱忱關懷、積極培養青年作者﹔大力翻譯外國進步文學作品和介紹國內外著名的繪畫、木刻﹔搜集、研究、整理大量的古典文學,編著《中國小說史略》、《漢文學史綱要》,整理《嵇康集》,輯錄《會稽郡故書雜錄》、《古小說鉤沈》、《唐宋傳奇錄》、《小說舊聞鈔》等等。

1936年10月19日因肺結核病逝於上海,上海民眾上萬名自發舉行公祭、送葬,葬於虹橋萬國公墓。

1956年,魯迅遺體移葬虹口公園,毛澤東為重建的魯迅墓題字。1938年出版《魯迅全集》〔二十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魯迅著譯已分別編為《魯迅全集》〔十卷〕,《魯迅譯文集》〔十卷〕,《魯迅日記》〔二卷〕,《魯迅書信集》,並重印魯迅編校的古籍多種。1981年出版了《魯迅全集》〔十六卷〕。北京、上海、紹興、廣州、廈門等地先後建立了魯迅博物館、紀念館等。魯迅的小說、散文、詩歌、雜文共數十篇〔首〕被選入中、小學語文課本。小說《祝福》、《阿Q正傳》、《藥》等先後被改編成電影。

其二 年表

魯迅年表-1881年

農 曆 八 月 初 三 生 于 浙 江 紹 興 城 內 東 昌 坊 口。姓 周,名 樹 人,字 豫 才,小 名 樟 壽,至 三 十 八 歲,始 用 魯 迅 為 筆 名 。

1886年

入 塾,從 叔 祖 玉 田 先 生 初 誦 《 鑒 略 》

1888年

十 一 月,以 妹 端 生 十 月 即 夭,當 其 病 篤 時,先 生 在 屋 隅 暗 泣,母 太 夫 人 詢 其 何 故,答 曰 ﹕ " 為 妹 妹 啦。" 是 歲 一 日,本 家 長 輩 相 聚 推 牌 九,父 伯 宜 亦 在 焉。先 生 在 旁 默 視,從 伯 慰 農 先 生 因 詢 之 曰 ﹕ " 汝 願 何 人 得 贏 ﹖ " 先 生 立 即 對 曰 ﹕ " 願 大 家 均 贏。" 其 五 六 歲 時,宗 黨 皆 呼 之 曰 " 胡 羊 尾 巴 “。譽 其 小 而 靈 活 也。

1892年

正 月,往 三 味 書 屋 從 壽 鏡 吾 先 生 懷 鑒 讀。在 塾 中,喜 乘 閑 描 畫,並 蒐 集 圖 畫,而 對 於 二 十 四 孝 圖 之 " 老 萊 娛 親 " 、 " 郭 巨 埋 兒 " 獨 生 反 感。

先 生 外 家 為 安 橋 頭 魯 姓,聚 族 而 居,幼 時 常 隨 母 太 夫 人 前 往,在 鄉 村 與 大 自 然 相 接 觸,影 響 甚 大。《 社 戲 》 中 所 描 寫 者,皆 安 橋 頭 一 帶 之 景 色,時 正 十 一 二 歲 也。外 家 後 遷 皇 甫 莊,小 皋 步 等 處。

十 二 月 三 十 日 曾 祖 母 戴 太 君 卒,年 七 十 九 。

1893年

三 月 祖 父 介 孚 公 丁 懮,自 北 京 歸。秋,介 孚 公 因 事 下 獄,父 伯 宜 公 又 抱 重 病,家 產 中 落,出 入 于 質 鋪 及 藥 店 者 累 年。

1896年

九 月 初 六 父 伯 宜 公 卒,年 三 十 七。父 卒 後,家 境 益 艱。

1898年

閏 三 月,往 南 京 考 入 江 南 水 師 學 堂。

1899年

正 月,改 入 江 南 陸 師 學 堂 附 設 路 礦 學 堂,對 於 功 課 並 不 溫 習,而 每 逢 考 試 輒 列 前 茅。課 余 輒 讀 譯 本 新 書,尤 好 小 說,時 或 外 出 騎 馬。

1901年

路 礦 學 堂 畢 業。

1902年

二 月,由 江 南 督 練 公 所 派 赴 日 本 留 學,入 東 京 弘 文 學 院。課 余 喜 讀 哲 學 與 文 藝 之 書,尤 注 意 于 人 性 及 國 民 性 問 題。

1903年

是 年 為 《 浙 江 潮 》 雜 誌 撰 文。秋,譯 《 月 界 旅 行 》 畢。1904 六 月 初 一 日,祖 父 介 孚 公 卒,年 六 十 八。八 月,往 仙 臺 入 醫 學 專 門 學 校 肄 業。

1906年

六 月 回 家,與 山 陰 朱 女 士 結 婚。同 月,復 赴 日 本,在 東 京 研 究 文 藝,中 止 學 醫。

1907年

是 年 夏,擬 創 辦 文 藝 雜 誌,名 曰 《 新 生 》,以 費 拙 未 印,後 為 《 河 南 》 雜 誌 撰 文。

1908年

是 年 從 章 太 炎 先 生 炳 麟 學,為 " 光 復 會 " 會 員,並 與 二 弟 作 人 譯 域 外 小 說。

1909年

是 年 輯 印 《 域 外 小 說 集 》 二 冊。六 月 歸 國,任 浙 江 兩 級 師 範 學 堂 生 理 學 化 學 教 員。

1910年

四 月 初 五 日 祖 母 蔣 太 君 卒,年 六 十 九。八 月,任 紹 興 中 學 堂 教 員 兼 監 學。

1911年

九 月 紹 興 光 復,任 紹 興 師 範 學 校 校 長。冬,寫 成 第 一 篇 試 作 小 說 《 懷 舊 》,閱 二 年 始 發 表 于 《 小 說 月 報 》 第 四 卷 第 一 號。

1912年

一 月 一 日,臨 時 政 府 成 立 於 南 京,應 教 育 總 長 蔡 元 培 之 招,任 教 育 部 社 會 教 育 司 第 一 科 科 長。八 月 任 命 為 教 育 部 僉 事。是 月 公 余 纂 輯 謝 承 《 後 漢 書 》。

1913年

六 月,請 假 由 津 浦 路 回 家 省 親,八 月 由 海 道 返 京。十 月,公 余 校 《 嵇 康 集 》。

1914年

是 年 公 余 研 究 佛 經。

1915年

一 月 輯 成 《 會 稽 郡 故 書 雜 集 》 一 冊,用 二 弟 作 人 名 印 行。同 月 刻 《 百 喻 經 》 成。是 年 公 余 喜 蒐 集 並 研 究 金 石 搨 本。

1916年

五 月,移 居 會 館 補 樹 書 屋。十 二 月,請 假 由 津 浦 路 歸 省。是 年 仍 蒐 集 研 究 造 象 及 墓 誌 搨 本。

1917年

一 月 初,返 北 京。七 月 初,因 張 勛 復 辟 亂 作,憤 而 離 職,同 月 亂 平 即 返 部。是 年 仍 蒐 集 研 究 搨 本。

1918年

自 四 月 開 始 創 作 以 後,源 源 不 絕,其 第 一 篇 小 說 《 狂 人 日 記 》,以 魯 迅 為 筆 名,載 在 《 新 青 年 》 第 四 卷 第 五 號,掊 擊 家 族 制 度 與 禮 教 之 弊 害,實 為 文 學 革 命 思 想 之 急 先 鋒。是 年 仍 蒐 羅 研 究 搨 本。

1919年

一 月 發 表 關 於 愛 情 之 意 見,題 曰 《 隨 感 錄 四 十 》,載 在 《 新 青 年 》 第 六 卷 第 一 號,後 收 入 雜 感 錄 《 熱 風 》。八 月,買 公 用 庫 八 道 灣 屋 成,十 一 月 修 繕 之 事 略 備,與 二 弟 作 人 俱 移 入。十 月 發 表 關 於 改 革 家 庭 與 解 放 子 女 之 意 見,題 曰 《 我 們 現 在 怎 樣 做 父 親 》,載 《 新 青 年 》 第 六 卷 第 六 號,後 收 入 論 文 集 《 墳 》。十 二 月 請 假 經 津 浦 路 歸 省,奉 母 偕 三 弟 建 人 來 京。是 年 仍 蒐 羅 研 究 搨 本。

1920年

一 月,譯 成 日 本 武 者 小 路 實 篤 著 戲 曲 《 一 個 青 年 的 夢 》。十 月,譯 成 俄 國 阿 爾 跋 綏 夫 著 小 說 《 工 人 綏 惠 略 夫 》。是 年 秋 季 起,兼 任 北 京 大 學 及 北 京 高 等 師 範 學 校 講 師。是 年 仍 研 究 金 石 搨 本。

1921年

1921 二 三 月 又 校 《 嵇 康 集 》。仍 兼 任 北 京 大 學,北 京 高 等 師 範 學 校 講 師。

1922年

二 月 八 月 又 校 《 嵇 康 集 》。五 月 譯 成 俄 國 愛 羅 先 珂 著 童 話 劇 《 桃 色 的 雲 》。仍 兼 任 北 京 大 學,北 京 高 等 師 範 學 校 講 師。

1923年

八 月 遷 居 磚 塔 衚 衕 六 十 一 號。九 月 小 說 第 一 集 《 吶 喊 》 印 成。十 二 月 買 阜 成 門 內 西 三 條 衚 衕 二 十 一 號 屋。同 月,《 中 國 小 說 史 略 》 上 卷 印 成。是 年 秋 起,兼 任 北 京 大 學,北 京 師 範 大 學,北 京 女 子 高 等 師 範 學 校 及 世 界 語 專 門 學 校 講 師。

1924年

五 月,移 居 西 三 條 衚 衕 新 屋。六 月,《 中 國 小 說 史 略 》 下 卷 印 成。同 月 又 校 《 嵇 康 集 》,並 撰 校 正 《 嵇 康 集 》 序。七 月 住 西 安 講 演,八 月 返 京。十 月 譯 成 日 本 廚 川 白 村 著 論 文 《 苦 悶 的 象 征 》。仍 兼 任 北 京 大 學,北 京 師 範 大 學,北 京 女 子 高 等 師 範 學 校 及 世 界 語 專 門 學 校 講 師。是 年 冬 為 《 語 絲 》 同 刊 撰 文。

1925年

八 月,因 教 育 總 長 章 士 釗 非 法 解 散 北 京 女 子 師 範 大 學,先 生 與 多 數 教 職 員 有 校 務 維 持 會 之 組 織,被 章 士 釗 違 法 免 職。十 一 月,雜 感 第 一 集 《 熱 風 》 印 成。十 二 月 譯 成 日 本 廚 川 白 村 著 《 出 了 象 牙 之 塔 》。是 年 仍 為 《 語 絲 》 撰 文,並 編 輯 《 國 民 新 報 》 副 刊 及 《 莽 原 》 雜 誌。是 年 秋 起,兼 任 北 京 大 學,北 京 女 子 師 範 大 學,中 國 大 學 講 師,黎 明 小 學 教 員。

1926年

一 月 女 子 師 範 大 學 恢 復,新 校 長 易 培 基 就 職,先 生 始 卸 卻 職 責。同 月 教 育 部 僉 事 恢 復,到 部 任 事。三 月," 三 一 八 " 慘 案 後,避 難 入 山 本 醫 院,德 國 醫 院,法 國 醫 院 等,至 五 月 始 回 寓。七 月 起,逐 日 往 中 央 公 園,與 齊 宗 頤 同 譯 《 小 約 翰 》。八 月 底,離 北 京 向 廈 門,任 廈 門 大 學 文 科 教 授。九 月 《 彷 徨 》 印 成。十 二 月 因 不 滿 于 學 校,辭 職。

1927年

一 月 至 廣 州,任 中 山 大 學 文 學 系 主 任 兼 教 務 主 任。二 月 往 香 港 演 說,題 為 ﹕ 《 無 聲 的 中 國 》,次 日 演 題 ﹕ 《 老 調 子 已 經 唱 完 ﹗ 》 三 月 黃 花 節,往 嶺 南 大 學 講 演。同 日 移 居 白 雲 樓。四 月 至 黃 埔 政 治 學 校 講 演。同 月 十 五 日,赴 中 山 大 學 各 主 任 緊 急 會 議,營 救 被 捕 學 生,無 效,辭 職。七 月 演 講 于 知 用 中 學,及 市 教 育 局 主 持 之 " 學 術 講 演 會 “,題 目 為 《 讀 書 雜 談 》,《 魏 晉 風 度 及 文 章 與 藥 及 酒 之 關 係 》

八 月 開 始 編 纂 《 唐 宋 傳 奇 集 》。十 月 抵 上 海。八 日,移 寓 景 雲 裡 二 十 三 號,與 番 禺 許 廣 平 女 士 同 居。同 月 《 野 草 》 印 成。滬 上 學 界,聞 先 生 至,紛 紛 請 往 講 演,如 勞 動 大 學,立 達 學 園,復 旦 大 學, 暨 南 大 學,大 夏 大 學,中 華 大 學,光 華 大 學 等。十 二 月 應 大 學 院 院 長 蔡 元 培 之 聘,任 特 約 著 作 員。同 月 《 唐 宋 傳 奇 集 》 上 冊 出 版 。

1928年

二 月 《 小 約 翰 》 印 成。同 月 為 《 北 新 月 刊 》 譯 《 近 代 美 術 潮 論 》,及 《 語 絲 》 編 輯。《 唐 宋 傳 奇 集 》 下 冊 印 成。五 月 往 江 灣 實 驗 中 學 講 演,題 曰 ﹕ 《 老 而 不 死 論 》。六 月 《 思 想 ‧ 山 水 ‧ 人 物 》 譯 本 出。《 奔 流 》 創 刊 號 出 版。十 一 月 短 評 《 而 已 集 》 印 成。

1929年

一 月 與 王 方 仁,崔 真 吾,柔 石 等 合 資 印 刷 文 藝 書 籍 及 木 刻 《 藝 苑 朝 花 》,簡 稱 朝 花 社。五 月 《 壁 下 譯 叢 》 印 成。同 月 十 三,北 上 省 親 並 應 燕 京 大 學,北 京 大 學,第 二 師 範 學 院,第 一 師 範 學 院 等 校 講 演。六 月 五 日 回 抵 滬 上。同 月 盧 那 卡 爾 斯 基 作 《 藝 術 論 》 譯 成 出 版。九 月 二 十 七 日 晨,生 一 男。十 月 一 日 名 孩 子 曰 海 嬰。同 月 為 柔 石 校 訂 中 篇 小 說 《 二 月 》。同 月 盧 那 卡 爾 斯 基 作 《 文 藝 與 批 評 》 譯 本 印 成。十 二 月 往 暨 南 大 學 講 演。

1930年

一 月 朝 花 社 告 終。同 月 與 友 人 合 編 《 萌 芽 》 月 刊 出 版。開 始 譯 《 毀 滅 》。二 月 " 自 由 大 同 盟 " 開 成 立 會。三 月 二 日 參 加 " 左 翼 作 家 連 盟 成 立 會 “。此 時 浙 江 省 黨 部 呈 請 通 輯 " 反 動 文 人 魯 迅 “。" 自 由 大 同 盟 " 被 嚴 壓,先 生 離 寓 避 難。同 時 牙 齒 腫 痛,全 行 撥 去,易 以 義 齒。四 月 回 寓。與 神 州 光 社 訂 約 編 譯 《 現 代 文 藝 叢 書 》。五 月 十 二 日 遷 入 北 四 川 路 樓 寓。八 月 往 " 夏 期 文 藝 講 習 會 " 講 演。同 月 譯 雅 各 武 萊 夫 長 篇 小 說 《 十 月 》 訖。九 月 為 賀 非 校 訂 《 靜 靜 的 頓 河 》 畢,過 勞 發 熱。同 月 十 七 日,在 荷 蘭 西 菜 室,赴 數 友 發 起 之 先 生 五 十 歲 紀 念 會。

十 月 四 五 兩 日,與 內 山 完 造 同 開 " 版 畫 展 覽 會 " 于 北 四 川 路 " 購 買 組 合 " 第 一 店 樓 上。同 月 譯 《 藥 用 植 物 》 訖。十 一 月 修 正 《 中 國 小 說 史 略 》 。

1931年

一 月 二 十 日 柔 石 被 逮,先 生 離 寓 避 難。二 月 梅 斐 爾 德 《 士 敏 土 之 圖 》 印 成。同 月 二 十 八 日 回 舊 寓。三 月,先 生 主 持 " 左 聯 " 機 關 雜 誌 《 前 哨 》 出 版。四 月 往 同 文 書 院 講 演,題 為 ﹕ 《 流 氓 與 文 學 》。六 月 往 日 人 " 婦 女 之 友 會 " 講 演。七 月 為 增 田 涉 講 解 《 中 國 小 說 史 略 》 全 部 畢。同 月 往 " 社 會 科 學 研 究 會 " 演 講 《 上 海 文 藝 之 一 弊 》。八 月 十 七 日 請 內 山 嘉 吉 君 教 學 生 木 刻 術,先 生 親 自 翻 譯,至 二 十 二 日 畢。二 十 四 日 為 一 八 藝 社 木 刻 部 講 演。十 一 月 校 《 嵇 康 集 》 以 涵 芬 樓 景 印 宋 本。同 月 《 毀 來 》 制 本 成。十 二 月 與 友 人 合 編 《 十 字 街 頭 》 旬 刊 出 版。

1932年

一 月 二 十 九 日 遇 戰 事,在 火 線 中。次 日 避 居 內 山 書 店。二 月 六 日,由 內 山 書 店 友 護 送 至 英 租 界 內 山 支 店 暫 避。四 月 編 一 九 二 八 及 二 九 年 短 評,名 曰 ﹕ 《 三 閑 集 》。編 一 九 三 ○ 年 至 三 一 年 雜 文,名 曰 ﹕ 《 二 心 集 》。五 月 自 錄 譯 著 書 目。九 月 編 譯 新 俄 小 說 家 二 十 人 集 上 冊 訖,名 曰 ﹕ 《 豎 琴 》。編 下 冊 訖,名 曰 ﹕ 《 一 天 的 工 作 》。十 月 排 比 《 兩 地 書 》。十 一 月 九 日,因 母 病 赴 平。同 月 二 十 二 日 起,在 北 京 大 學,輔 仁 大 學,北 平 大 學,女 子 文 理 學 院,師 範 大 學,中 國 大 學 等 校 講 演。

1933年

一 月 四 日 蔡 元 培 函 邀 加 入 " 民 權 保 障 同 盟 會 “,被 舉 為 執 行 委 員。二 月 十 七 日 蔡 元 培 函 邀 赴 宋 慶 齡 宅,歡 迎 蕭 伯 納。三 月 《 魯 迅 自 選 集 》 出 版 于 天 馬 書 店。同 月 二 十 七 日 移 書 籍 于 狄 思 威 路,稅 屋 存 放。四 月 十 一 日 遷 居 大 陸 新 村 九 號。

五 月 十 三 日 至 德 國 領 事 館 為 " 法 西 斯 蒂 " 暴 行 遞 抗 議 書。六 月 二 十 日 楊 銓 被 刺,往 萬 國 殯 儀 館 送 殮。時 有 先 生 亦 將 不 免 之 說,或 阻 其 行,先 生 不 顧,出 不 帶 門 匙,以 示 決 絕。七 月,《 文 學 》 月 刊 出 版,先 生 為 同 人 之 一。十 月 先 生 編 序 之 《 一 個 人 的 受 難 》 木 刻 連 鐶 圖 印 成。

同 月 " 木 刻 展 覽 會 " 假 千 愛 裡 開 會。又 短 評 集 《 偽 自 由 書 》 印 成 。

1934年

一 月 《 北 平 箋 譜 》 出 版。五 月 校 雜 文 《 南 腔 北 調 集 》,同 月 印 成。五 月,先 生 編 序 之 木 刻 《 引 玉 集 》 出 版。八 月 編 《 譯 文 》 創 刊 號。

同 月 二 十 三 日,因 熟 識 者 被 逮,離 寓 避 難。十 月 《 木 刻 紀 程 》 印 成。十 二 月 十 四 夜 脊 肉 作 痛,盜 汗。病 後 大 瘦,義 齒 與 齒 齦 不 合。同 月 短 評 集 《 准 風 月 談 》 出 版 。

1935年

一 月 譯 蘇 聯 班 臺 萊 夫 童 話 《 表 》 畢。二 月 開 始 譯 果 戈 裡 《 死 魂 靈 》。四 月 《 十 竹 齋 箋 譜 》 第 一 冊 印 成。六 月 編 選 《 新 文 學 大 系 》 小 說 二 集 並 作 導 言 畢,印 成。九 月 高 爾 基 作 《 俄 羅 斯 的 童 話 》 譯 本 印 成。十 二 月 編 瞿 秋 白 遺 著 《 海 上 述 林 》 上 卷。十 一 月 續 寫 《 故 事 新 編 》 十 月 整 理 《 死 魂 靈 百 圖 》 木 刻 本,並 作 序。

1936年

一 月 肩 及 脅 均 大 痛。同 月 二 十 日 與 友 協 辦 之 《 海 燕 》 半 月 刊 出 版。又 校 《 故 事 新 編 》 畢,即 出 書。二 月 開 始 續 譯 《 死 魂 靈 》 第 二 部。

三 月 二 日 下 午 驟 然 氣 喘 四 月 七 日 往 良 友 公 司,為 之 選 定 《 蘇 聯 版 畫 》。同 月 編 《 海 上 述 林 》 下 卷。五 月 十 五 日 再 起 病,醫 雲 胃 疾,自 後 發 熱 未 愈,三 十 一 日,史 沫 特 黎 女 士 引 美 國 鄧 醫 生 來 診 斷,病 甚 危。六 月,從 委 頓 中 漸 愈,稍 能 坐 立 誦 讀。可 略 作 數 十 字。同 月,病 中 答 訪 問 者 O ‧ V ‧ 《 論 現 在 我 們 的 文 學 運 動 》 又 《 花 邊 文 學 》 印 成。七 月,先 生 編 印 之 《 凱 綏 ‧ 珂 勒 惠 支 版 畫 選 集 》 出 版。八 月,痰 中 見 血。為 《 中 流 》 創 刊 號 作 小 文。十 月,體 重 八 十 八 磅,較 八 月 一 日 增 約 二 磅。

契 訶 夫 作 《 壞 孩 子 和 別 的 奇 聞 》 譯 本 印 成。能 偶 出 看 電 影 及 訪 友 小 坐。同 月 八 日 往 青 年 會 觀 第 二 回 " 全 國 木 刻 流 動 展 覽 會 “。十 七 日 出 訪 鹿 地 亙 及 內 山 完 造。十 八 日 未 明 前 疾 作,氣 喘 不 止,延 至 十 九 日 上 午 五 時 二 十 五 分 逝 世 。

廣告

孫子兵法 十三篇

孫子簡介
孫武孫武─世人專稱孫子,春秋戰國時代齊國人,生於公元前五五七年,卒年不詳,著有兵法共八十二篇,但只有十三篇存世,到目前為止,孫子仍被視為中國史上最具影響力的軍事家。

孫子兵法十三篇著作於約公元前五三六年至公元前五一二年之間,先後出現過百的註譯本,當中被修改或偽作不得其數,現在坊間所見的孫子兵法大都為曹操所註的孟德新書,不過亦有一說法,現在的孫子兵法是由孫武的後裔孫臏所作,不過無論如何孫子兵法絕對是值得人們細心研究的。

始計篇
孫子曰 : 兵者國之大事, 死生之地, 存亡之道, 不可不察也.
故經之以五事, 校之以計, 而索其情 :
一曰道, 二曰天, 三曰地, 四曰將, 五曰法.
道者, 令民與上同意也, 故可與之死, 可與之生, 而不畏危也.
天者, 陰, 陽, 寒, 暑, 時制也.
地者, 遠, 近, 險, 易, 廣, 狹, 死, 生也.
將者, 智, 信, 仁, 勇, 嚴, 也.
法者, 曲制, 官道, 主用也.
凡此五者, 將莫不聞, 知之者勝, 不知者不勝.
故校之以計, 而索其情.
曰 : 主孰有道?
將孰有能?
天地孰得?
法令孰行?
兵眾孰強?
士卒孰練?
賞罰孰明?
吾以此知勝負矣.
將聽吾計, 用之必勝, 留之; 將不聽吾計必敗, 去之.
計利以聽, 乃為之勢, 以佐其外.
勢者, 因利而制權也.
兵者, 詭道也.
故能而示之不能, 用而示之不用, 近而示之遠, 遠而示之近.
利而誘之, 亂而取之.
實而備之, 強而避之.
怒而撓之, 卑而驕之.
佚而勞之, 親而離之,
攻其無備, 出其不意.
此兵家之勝, 不可先傳也.
夫未戰而廟算勝者, 得算多也; 未戰而廟算不勝者, 得算少也. 多算勝, 少算不勝, 而況于無算乎? 吾以此觀之, 勝負見矣.

作戰篇
孫子曰 : 凡用兵之法, 馳車千駟, 革車千乘, 帶甲十萬, 千里饋糧, 內外之費, 賓客之用, 膠漆之材, 車甲之奉, 日費千金, 然後十萬之師舉矣.
其用戰也, 勝. 久則鈍兵挫銳, 攻城則力屈, 久暴師則國用不足.
夫鈍兵挫銳, 屈力殫貨, 則諸侯乘其弊而起, 雖有智者, 不能善其後矣!
故兵聞挫速, 未睹巧之久也. 夫兵久而國利者, 未之有也.
故不盡知用兵之害者, 則不能盡知用兵之利也.
善用兵者, 役不再籍, 糧不三載.
取用于國, 因糧于敵, 故軍食可足也.
國之貧于師者遠輸, 遠輸則百姓貧.
近于師者貴賣, 貴賣則百姓財竭.
財竭則急于丘役, 力屈財殫, 中原內虛于家.
百姓之費, 十去其七, 公家之費, 破車罷馬, 甲冑弓矢, 戟盾蔽櫓, 丘牛大車, 十去其六.
故智將務食于敵, 食敵一鐘, 當吾二十鐘; 萁稈一石, 當吾二十石.
故殺敵者, 怒也; 取敵之利者, 貨也.
故車戰, 得車十乘以上, 賞其先得者, 而更其旌旗. 車, 雜而乘之. 卒, 善而養之, 是謂勝敵而益強.
故兵貴勝, 不貴久.
故知兵之將, 民之司命, 國家安危之主也.

謀攻篇
孫子曰 : 凡用兵之法, 全國為上, 破國次之; 全軍為上, 破軍次之; 全旅為上, 破旅次之; 全卒為上, 破卒次之; 全伍為上, 破伍次之.
是故百戰百勝, 非善之善者也, 不戰而屈人之兵, 善之善者也.
故上兵伐謀, 其次伐交, 其次伐兵, 其下攻城;
攻城之法, 為不得已. 修櫓 , 具器械, 三月而後成; 距 , 又三月而後已; 將不勝其忿, 而又蟻附之,, 殺士三分之一, 而城不拔者, 此攻之災也.
故善用兵者, 屈人之兵, 而非戰也; 拔人之城, 而非攻也; 毀人之國, 而非久也; 必以全爭于天下, 故兵不頓, 而利可全, 此謀攻之法也.
故用兵之法, 十則圍之, 五則攻之, 倍則分之, 敵則能戰之, 少則能守之, 不若則能避之.
故小敵之堅, 大敵之擒也.
夫將者, 國之輔也, 輔周則國必強, 輔隙則國比弱.
故君之所以患于軍者三 : 不知軍之不可以進, 而謂之進;
不知軍之不可以退, 而謂之退, 是謂縻軍.
不知三軍之事, 而同三軍之政, 則軍士惑矣.
不知三軍之權, 而同三軍之任, 則軍士疑矣. 三軍既惑且疑, 則諸侯之難至矣, 是謂亂軍引勝.
故知勝有五 : 知可以與戰, 不可以與戰者勝;
識眾寡之用者勝; 上下同欲者勝; 以虞待不虞者勝;
將能而君不御者聲; 此五者知勝之道也.
故曰 : 知彼知己, 百戰不殞; 不知彼而知己, 一勝一負; 不知彼不知己, 每戰必殞.

形篇


「孫子」の竹簡が出土した銀雀山漢墓の復元遺構=山東省臨沂市で

孫子曰 : 昔之善戰者, 先為不可勝, 以待敵之可勝. 不可勝在己, 可勝在敵. 故善戰者, 能為不可勝, 不能使敵必可勝.
故曰 : 勝可知而不可為.
不可勝者, 守也; 可勝者, 攻也. 守則不足, 攻則有余.
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 善攻者動于九天之上, 故能自保而全勝也.
見勝不過眾人之所知, 非善之善者也. 戰勝而天下曰善, 非善之善者也;
故舉秋毫不為多力; 見日月不為明目; 聞雷霆不為聰耳.
古之所謂善戰者, 勝易勝者也. 故善戰者之勝也, 無智名, 無勇功.
故其戰勝不忒, 不忒者, 其所措必勝, 勝已敗者也.
故善戰者, 立于不敗之地, 而不失敵之敗也.
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 敗兵先戰而後求勝.
善用兵者, 修道而保法, 故能為勝敗之政.
兵法 : 一曰度, 二曰量, 三曰數, 四曰稱, 五曰勝.
地生度, 度生量, 量生數, 數生稱, 稱生勝.
故勝兵若以鎰稱銖, 敗兵若以銖稱鎰.
勝者之戰人也, 若決稱水于千仞之溪者, 形也.

勢篇
孫子曰 : 凡治眾如治寡, 分數是也. 斗眾如斗寡, 形名是也.
三軍之眾; 可使必受敵而無敗者, 奇正是也.
兵之所加, 如以 投卵者, 虛實是也.
凡戰者, 以正合, 以奇勝.
故善出奇者, 無窮如天地, 不竭若江河. 終而復始, 日月是也; 死而復生, 四時是也.
聲不過五; 五聲之變, 不可勝聽也. 色不過五; 五色之變, 不可勝觀也. 味不過五; 五味之變, 不可勝嘗也.
戰勢不過奇正; 奇正之變, 不可勝窮也. 奇正相生, 如循環之無端, 孰能窮之?
激水之疾, 至于漂石者, 勢也. 鷙鳥之疾, 至于毀折者, 節也. 是故善戰者, 其勢險, 其節短. 勢如 弩, 節如發機.
紛紛紜紜, 斗亂而不可亂也; 渾渾沌沌, 形圓而不可敗也.
亂生于治, 怯生于勇, 弱生于強.
治亂, 數也; 勇怯, 勢也; 強弱, 形也.
故善動敵者, 形之, 敵必從之; 予之, 敵必取之; 以利動之, 以卒待之.
故善戰者, 求之于勢, 不貴于人, 故能擇人而任勢.
任勢者, 其戰人也, 如轉木石; 木石之性, 安則靜, 危則動, 方則止, 圓則行. 故善戰人之勢, 如轉圓石于千仞之山者, 勢也.

虛實篇
孫子曰 : 凡先處戰地而待敵者佚, 後處戰地而趨戰者勞; 故善戰者, 致人, 而不致于人.
能使敵人自至者, 利之也; 能使敵人不得至者, 害之也.
故敵佚能勞之, 飽能飢之, 安能動之.
出其所不趨, 趨其所不意. 行千里而不勞者, 行于無人之地也.
攻而必取之者, 攻其所不守也. 守而必固者, 守其所不攻也.
故善攻者, 敵不知其所守; 善守者, 敵不知其所攻.
微乎微乎, 至于無形; 神乎神乎, 至于無聲, 故能為敵之司命.
進而不可御者, 沖其虛也; 退而不可追者, 速而不可及也.
故我欲戰, 敵雖高壘深溝, 不得不與我戰者, 攻其所必救也.
我不欲戰, 畫地而守之, 敵不得與我戰者, 乖其所之也.
故形人而我無形, 則我專而敵分.
我專為一, 敵分為十, 是以十攻其一也, 則我眾而敵寡, 能以眾擊寡者, 則我之所與戰者約矣.
吾所與戰之地不可知, 不可知, 則敵所備者多, 敵所備者多, 則吾所與戰者寡矣.
故備前則後寡, 備後則前寡, 備左則右寡, 備右則左寡, 無所不備, 則無所不寡. 寡者, 備人者也; 眾者, 使人備己者也.
故知戰之地, 知戰之日, 則可千里而會戰. 不知戰地, 不知戰日, 則左不能救右, 右不能救左, 前不能救後, 後不能救前, 而況遠者數十里, 近者數裡乎?
以吾度之, 越人之兵雖多, 亦奚益于勝敗哉? 故曰, 勝可為也; 敵雖眾, 可使無斗.
故策之而知得失之計, 作之而知動靜之理, 形之而知死生之地, 角之而知有余不足之處.
故形兵之極至于無形, 無形則深間不能窺, 智者不能謀.
因形而措勝于眾, 眾不能知. 人皆知我所以勝之形, 而莫知我所以制勝之形. 故其戰勝不復, 而應形于無窮.
夫兵形象水, 水之行, 避高而趨下; 兵之形, 避實而擊虛.
水應地而制流; 兵因敵而制勝. 故兵無常勢, 水無常形, 能因敵變化而取勝者, 謂之神.
故五行無勝, 四時無常位, 日有短長, 月有生死.

軍爭篇
孫子曰 : 凡用兵之法, 將受命于君. 合軍聚眾, 交和而舍, 莫難于軍爭.
軍爭之難者, 以迂為者直, 以患為利.
故迂其途, 而誘之以利, 后人發, 先人至, 此知迂直之計者也.
故軍爭為利, 軍爭為危. 舉軍而爭利, 則不及; 委軍而爭利, 則輜重捐.
是故卷甲而趨, 日夜不處, 倍道兼行, 百里而爭利, 則擒三將軍.
勁者先, 疲者後, 其法十一而至.
五十里而爭利, 則蹶上將軍, 其法半至.
三十里而爭利, 則三分之二至.
是故軍無輜重則亡, 無糧食則亡, 無委積則亡.
故不知諸侯之謀者, 不能豫交; 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 不能行軍; 不用鄉導者, 不能得地利.
故兵以詐立, 以利動, 以分和為變者也.
故其疾如風, 其徐如林, 侵掠如火, 不動如山, 難知如陰, 動如雷霆.
掠鄉分眾, 廓地分利, 懸權而動.
先知迂直之計者勝, 此軍爭之法也.
軍政曰 : 言不相聞, 故為鼓鐸; 視不相見, 故為旌旗.
夫金鼓旌旗者, 所以一民之耳目也.
民既專一, 則勇者不得獨進, 怯者不得獨退, 此用眾之法也.
故夜戰多火鼓, 晝戰多旌旗, 所以變人之耳目也.
故三軍可奪氣, 將軍可奪心. 是故朝氣銳, 晝氣惰, 暮氣歸.
善用兵者, 避其銳氣, 擊其惰歸, 此治氣者也.
以治待亂, 以靜待嘩, 此治心者也.
以近待遠, 以佚待勞, 以飽待飢, 此治力者也.
無邀正正之旗, 無擊堂堂之陣, 此治變者也.
故用兵之法, 高陵勿向, 背邱勿逆, 佯北勿從, 銳卒勿攻, 餌兵勿食, 歸師勿遏, 圍師必闕, 窮寇勿迫, 此用兵之法也.

九變篇
孫子曰 : 凡用兵之法, 將受命于君, 合軍聚眾.
圮地無舍, 衢地交合, 絕地無留, 圍地則謀, 死地則戰.
途有所不由, 軍有所不擊, 城有所不攻, 地有所不爭, 君命有所不受.
故將通于九變之利者, 知用兵矣.
將不通于九變之利者, 雖知地形, 不能得地之利矣.
治兵不知九變之術, 雖知五利, 不能得人之用矣.
是故智者之慮, 必雜于利害, 雜于利而務可信也, 雜于害而患可解也.
是故屈諸侯者以害, 役諸侯者以業, 趨諸侯者以利.
故用兵之法, 無恃其不來, 恃吾有以待也; 無恃其不攻, 恃吾有所不可攻也.
故將有五危 : 必死, 可殺也; 必生, 可虜也; 忿速, 可侮也; 廉潔, 可辱也; 愛民, 可煩也. 凡此五者, 將之過也, 用兵之災也.
覆軍殺將, 必以五危, 不可不察也.

行軍篇
孫子曰 : 凡處軍向敵, 絕山依谷, 視生處高, 戰隆無登, 此處山之軍也.
絕水必遠水, 客絕水而來, 勿迎之于水內, 令半渡而擊之, 利.
欲戰者, 無附于水而迎客, 視生處高, 無迎水流, 此處水上者軍也.
絕斥澤, 惟及去無留, 若交軍于斥澤之中, 必依水草, 而背眾樹, 此處斥澤之軍也.
平陸處易, 而右背高, 前死後生, 此處平陸之軍也.
凡此四軍之利, 黃帝之所以勝四帝也.
凡軍喜高而惡下, 貴陽而賤陰, 養生而處實, 軍無百疾, 是謂必勝.
丘陵隄防, 必處其陽, 而右背之, 此兵之利, 地之助也.
上雨, 水沫至, 欲涉者, 待其定也.
凡地有絕澗, 天井, 天牢, 天羅, 天陷, 天隙, 必及去之, 勿近也.
吾遠之, 敵近之; 吾迎之, 敵背之.
軍旁有險阻蔣潢, 井生葭葦, 山林 薈必謹覆索之, 此伏奸之所藏也.
敵近而靜者, 恃其險也; 遠而挑戰者, 欲人之進也.
其所居易者, 利也.
眾樹動者, 來也; 眾草多障者, 疑也;
鳥起者, 伏也; 獸駭者, 覆也;
塵高而銳者, 車來也; 卑而廣者, 徒來也; 散而絛達者, 樵採也; 少而往來者, 營軍也.
辭卑而益備者, 進也; 辭強而進驅者, 退也;
輕車先出居其側者, 陳也; 無約而請和者, 謀也;
奔走而陳兵者, 期也; 半進半退者, 誘也;
倚仗而立者, 飢也; 汲而先飲者, 渴也; 見利而不進者, 勞也;
鳥集者, 虛也; 夜呼者, 恐也; 軍擾者, 將不重也; 旌旗動者, 亂也;
吏怒者, 倦也; 粟馬肉食, 軍無懸瓶, 不返其舍者, 窮寇也;
諄諄翕翕, 徐言入入者, 失眾也; 屢賞者, 窘也; 數罰者, 困也.
先暴而後畏其眾者, 不精至也; 來委謝者, 欲休息也;
兵怒而相迎, 久而不合, 又不解去, 必謹察之.
兵非益多也, 惟無武進, 足以並力料敵, 取人而已.
夫惟無慮而易敵者, 必擒于人.
卒未親附而罰之, 則不服, 不服則難用也; 卒已親附, 而罰不行, 則不可用也.
故令之以文, 齊之以武, 是謂必取.
令素行以教其民, 則民服; 令不素行, 以教其民, 則民不服.
令素信著者, 與眾相得也.

地形篇
《孫子參同》明萬曆四十八年(1620)松筠館雙色套印本孫子曰 : 地形有通者, 有掛者, 有支者, 有隘者, 有險者, 有遠者.
我可以往, 彼可以來, 曰通; 通形者, 先居高陽, 利糧道, 以戰則利.
可以往, 難以返, 曰掛; 掛形者, 敵無備, 出而勝之; 敵若有備, 出而不勝, 難以返, 不利.
我出而不利, 彼出而不利, 曰支; 支形者, 敵雖利我, 我無出也; 引而去, 令敵半出而擊之, 利.
隘形者, 我先居之, 必盈之以待敵; 若敵先居之, 盈而勿從, 不盈而從之.
險形者, 我先居之, 必居高陽以待敵; 若敵先居之, 引而去之, 勿從也.
遠形者, 勢均難以挑戰, 戰而不利.
凡此六者, 地之道也, 將之至任, 不可不察也.
故兵有走者, 有弛者, 有陷者, 有崩者, 有亂者, 有北者, 凡此六種, 非天之災, 將之過也.
夫勢均, 以一擊十, 曰走. 足強吏弱, 曰弛; 吏強卒弱, 曰陷;
大吏怒而不服, 遇敵懟而自戰, 將不知其能, 曰崩.
將弱不嚴, 教道不明, 吏卒無常, 陳兵縱橫, 曰亂.
將不能料敵, 以少合眾, 以弱擊強, 兵無選鋒, 曰北.
凡此六者, 敗之道也, 將之至任, 不可不察也.
夫地形者, 兵之助也. 料敵制勝, 計險厄遠近, 上將之道也.
知此而用戰者, 必勝; 不知此而用戰者, 必敗.
故戰道必勝, 主曰無戰, 必戰可也; 戰道不勝, 主曰必戰, 無戰可也.
故進不求名, 退不避罪, 唯民是保, 而利合于主, 國之寶也.
視卒如嬰兒, 故可于之赴深溪; 視卒如愛子, 故可于之俱死.
厚而不能使, 愛而不能令, 亂而不能治, 譬如驕子, 不可用也.
知吾卒之可以擊, 而不之敵之不可擊, 勝之半也;
知敵之可擊, 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擊, 勝之半也;
知敵之可擊, 知吾卒之可以擊, 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戰, 勝之半也.
故知兵者, 動而不迷, 舉而不窮.
故曰 : 知彼知己, 勝乃不殞; 知地知天, 勝乃可全.

九地篇
孫子曰 : 用兵之法, 有散地, 有輕地, 有爭地, 有交地, 有衢地, 有重地, 有圮地, 有圍地, 有死地.
諸侯自戰其地, 為散地; 入人之地, 而不深者, 為輕地;
我得則利, 彼得亦利者, 為爭地; 我可以往, 彼可以來者, 為交地;
諸侯之地三屬, 先至而得天下之眾者, 為衢地;
入人之地深, 背城邑多者, 為重地;
行山林, 險阻, 沮澤, 凡難行之道者, 為圮地;
所由入者隘, 所從歸者迂, 彼寡可以擊吾之眾者, 為圍地;
疾戰則存, 不疾戰則亡者, 為死地.
是故散地則無以戰, 輕地則無止, 爭地則無攻,
交地則無絕, 衢地則合交, 重地則掠,
圮地則行, 圍地則謀, 死地則戰.
所謂古之善用兵者, 能使敵人前後不相及, 眾寡不相恃, 貴賤不相救, 上下不相扶, 卒離而不集, 兵合而不齊.
合于利而動, 不合于利而止.
敢問敵眾整而將來, 待之若何? 曰 : 先奪其所愛, 則聽矣.
兵之情主速, 乘人之不及, 由不虞之道, 攻其所不戒也.
凡為客之道, 深入則專, 主人不克; 掠于饒野, 三軍足食,
謹養而勿勞, 並氣積力, 運兵計謀, 為不可測.
投之無所往, 死且不北, 死焉不得? 士人盡力.
兵士甚陷則不懼, 無所往則固, 深入則拘, 不得已則斗.
是故其兵不修而戒, 不求而得, 不約而親, 不令而信,
禁祥去疑, 至死無所之.
吾士無余財, 非惡貨也; 無余命, 非惡壽也.
令發之日, 士卒坐者涕霑襟, 偃臥者涕交頤, 投之無所往者, 諸劌之勇也.
故善用兵, 譬如率然. 率然者, 常山之蛇也. 擊其首, 則尾至; 擊其尾, 則首至; 擊其中, 則首尾俱至.
敢問兵可使如率然乎? 曰可. 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 當其同舟而濟遇風, 其相救也, 如左右手.
是故方馬埋輪, 未足恃也;
齊勇若一, 政之道也; 剛柔皆得, 地之理也.
故善用兵者, 攜手若使一人, 不得已也.
將軍之事, 靜以幽, 正以治; 能愚士卒之耳目, 使之無知.
易其事, 革其謀, 使人無識; 易其居, 迂其途, 使人不得慮.
帥與之期, 如登高而去其梯; 帥與之深入諸侯之地, 而發其機.
焚舟破釜; 若驅群羊, 驅而往, 驅而來, 莫知所之.
聚三軍之眾, 投之于險, 此謂將軍之事也.
九地之變, 屈伸之利, 人情之理, 不可不察也.
凡為客之道, 深則專, 淺則散.
去國越境而師者, 絕地也; 四達者, 衢地也; 入深者, 重地也;
入淺者, 輕地也; 背固前隘者, 圍地也; 無所往者, 死地也.
是故散地吾將一其志; 輕地吾將使之屬; 爭地吾將趨其後;
交地吾將謹其守; 衢地吾將固其結; 重地吾將繼其食;
圮地吾將進其涂; 圍地吾將塞其闕; 死地吾將示之以不活.
故兵之情, 圍則御, 不得已則斗, 過則從.
是故不知諸侯之謀者, 不能預交; 不知山林險阻沮澤之形者, 不能行軍; 不用鄉導者, 不能得地利.
四五者, 不知一, 非霸王之兵也.
夫霸王之兵, 伐大國, 則其眾不得眾; 威加于敵, 則其交不得合.
是故不爭天下之交, 不養天下之權, 信己之私, 威加于敵, 故其城可拔, 其國可墮.
施無法之賞, 懸無政之令, 犯三軍之眾, 若使一人.
犯知以事, 勿告以言; 犯之以利, 勿告以害.
投之亡地然後存, 陷之死地然後生. 夫眾陷于害, 然後能為勝敗.
故為兵之勢, 在于順佯敵之意, 並敵一向, 千里殺將, 此謂巧能成事者也.
是故政舉之日, 夷于廊廟之上, 以誅其事, 敵人開闔, 必及入之.
先其所愛, 微與之期; 踐墨隨敵, 以決戰事.
是故使如處女, 敵人開戶; 後如脫兔, 敵不及拒.

火攻篇
孫子曰 : 凡火攻有五 : 一曰火人, 二曰火積, 三曰火輪, 四曰火庫, 五曰火隊.
行火必有因, 煙火必素具, 發火有時, 起火有日.
時者, 天之燥也; 日者, 宿在箕, 壁, 翼, 軫也. 凡此四宿者, 風起之日也.
凡火攻, 必因五火之變而應之.
火發于內, 則早應之于外. 火發而其兵靜者, 待而勿攻.
極其火力, 可從而從之, 不可從而止.
火可發于外, 無待于內, 以時發之. 火發上風, 無攻下風.
晝風久, 夜風止. 凡軍必知有五火之變, 以數守之.
故以火佐攻者明; 以水佐攻者強. 水可以絕, 不可以奪.
夫戰勝攻取, 而不修其攻者凶, 命曰費留. 故曰明主慮之, 良將修之.
非利不動, 非得不用, 非危不戰.
主不可以怒而興師, 將不可以慍而致戰. 合于利而動, 不合于利而止.
怒可以復喜, 慍可以復悅, 亡國不可以復存, 死者不可以復生.
故明君慎之, 良將警之, 此安國全軍之道也.

用間篇
孫子曰 : 凡興師十萬, 出兵千里, 百姓之費, 公家之奉, 日費千金. 內外騷動, 怠于道路, 不得操事者, 七十萬家.
相守數年, 以爭一日之勝, 而愛爵祿百金, 不知敵之情者, 不仁之至也, 非人之將也, 非主之佐也, 非勝之主也.
故明君賢將, 所以動而勝人, 成功出于眾者, 先知也.
先知者, 不可取于鬼神, 不可象于事, 不可驗于度, 必取于人, 之敵之情者也.
故用間有五 : 有因間, 有內間, 有反間, 有死間, 有生間.
五間俱起, 莫知其道, 是謂神紀, 人君之寶也.
因間者, 因其鄉人而用之. 內間者, 因其官人而用之.
反間者, 因為其敵間而用之.
死間者, 為誑事于外, 令吾間知之, 而傳于敵. 生間者, 反報也.
故三軍之親, 莫親于間, 賞莫厚于間, 事莫密于間.
非聖智不能用間, 非仁義不能使間, 非微妙不能得間之實.
微哉微哉! 無所不用間也.
間事未發而先聞者, 間與所告者皆死.
凡軍之所欲擊, 城之所欲攻, 人之所欲殺, 必先知其守將, 左右, 謁者, 門者, 舍人之姓名, 令吾間必索知之.
必索敵人之間來間我者, 因而利之, 導而舍之, 故反間可得而用也.
因是而知之, 故因間內間, 可得而使也.
因是而知之, 故死間為誑事, 可使告敵;
因是而知之, 故生間可使如期.

諸葛兵法二十四篇

曹眞殘碑 -「蜀賊諸葛亮」諸葛亮(181-234),字孔明,琅邪陽都(今山東沂南南)人。父母早死,為避東漢末戰亂,隨叔父到荊州。叔父死後,在南陽隆中(今湖北襄樊西)躬耕隱居十年,結交士人,觀察天下大勢。後劉備三顧茅廬請他出山輔佐。他向劉備提出聯吳抗曹、據有荊益、三分天下的隆中對策。赤壁之戰前夕,親往江東聯絡孫吳,結成抗曹聯盟,使曹操敗退。又幫助劉備經營荊州,佔領益州,建立蜀漢政權。劉備征吳失敗後,於臨死前在白帝城將自己的孩子及復興漢室的大業託付給他。從此,諸葛亮擔負起蜀國重擔,重新與孫吳修好,又平定南方的叛亂,並屢次北伐曹魏,兢兢業業,嘔心瀝血,以致積勞成疾,在公元234年病逝於北伐前線五丈原。他是三國時期傑出的政治家、思想家、軍事家。曹魏的司馬懿與他多次交兵後,亦讚嘆他是「天下奇才」。

視聽第三
視聽之政,謂視微形,聽細聲。形微而不見,聲細而不聞,故明君視微之幾,聽細之大,以內和外,以外和內。故為政之道,務於多聞,是以聽察採納眾下之言,謀及庶士,則萬物當其目,眾音佐其耳。故經云:「聖人無常心,以百姓為心。」目為心視,口為心言,耳為心聽,身為心安。故身之有心,若國之有君,以內和外,萬物昭然。觀日月之形,不足以為明,聞雷霆之聲,不足以為聽,故人君以多見為智,多聞為神。夫五音不聞,無以別宮商,五色不見,無以別玄黃。蓋聞明君者常若晝夜,晝則公事行,夜則私事興。或有吁嗟之怒而不得聞,或有進善之忠而不得信。怨生不聞,則枉者不得申,進善不納,則忠者不得信,邪者容其奸。故書云:「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天聽。」此之謂也。

納言第四
納言之政,謂為諫諍,所以採眾下之謀也。故君有諫臣,父有諫子,當其不義則諍之,將順其美,匡救其惡。惡不可順,美不可逆;順惡逆美,其國必危,夫人君拒諫,則忠臣不敢進其謀,而邪臣專行其政,此為國之害也。故有道之國,危言危行;無道之國,危行言孫,上無所聞,下無所說。故孔子不恥下問,周公不恥下賤,故行成名著,後世以為聖。是以屋漏在下,止之在上,上漏不止,下不可居矣。

察疑第五
察移之政,謂察朱紫之色,別宮商之音。故紅紫亂朱色,淫生疑正樂。亂生於遠,疑生於惑。物有異類,形有同色。白石如玉,愚者寶之,魚目似珠,愚者取之;狐貉似犬,愚者蓄之;枯蔞似瓜,愚者實之。故趙高指鹿為馬,秦王不以為疑;范蠡貢越美女,吳王不以為惑。計疑無定事,事疑無成功。故聖人不可以意說為明,必信夫卜,占其吉凶。書曰:「三人占,必從二人之言。」而有大疑者,「謀及庶人」。故孔子云,明君之治,不患人之不己知,患不知人也。不患外不知內,惟患內不知外;不患下不知上,惟患上不知下;不患賤不知貴,惟患貴不知賤。故士為知己者死,女為悅己者容,馬為策己者馳,神為通己者明。故人君決獄行刑,患其不明。或無罪被辜,或有罪蒙恕,或強者專辭,或弱者侵犯,或直者被枉,或屈者不伸,或有信而見疑,或有忠而被害,此皆招天之逆氣,災暴之患,禍亂之變。惟明君治獄案刑,問其情辭,如不虛不匿,不枉不弊,觀其往來,察其進退,聽其聲響,瞻其看視,刑懼聲哀,來疾去遲,還顧吁嗟,此怨結之情不得伸也。上瞻盜視,見怯退還,喘息卻聽,沉吟腹計,語言失度,來遲去速,不敢及顧,此罪人欲自免也。孔子曰:「視其所以,觀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廋哉!人焉廋哉!」

治人第六
治人之道,謂道之風化,陳示所以也。故經云:「道之以德義而民與行,示之以號好惡而民之知禁。」日月之明,眾下仰之,乾坤之廣,萬物順之。是乃堯、舜之君,遠夷貢獻,桀、紂之君,諸夏背叛,非天移動其人,是乃上化使然也。故治人猶如養苗,先去其穢。故國之將興,而伐於國,國之將衰,而伐於山。明君之治,務知人之所以患皂服之使,小國之臣。故曰,皂服無所不剋,莫知其極,克食於民,而人有飢乏之變,則生亂逆。唯勸農業,無奪其時,唯薄賦斂,無盡民財。如此,富國安民,不亦宜也?夫有國有家者,不患貧而患不安。故唐、虞之政,利人相逢,用天之時,分地之利,以豫凶年,秋存餘糧,以給不足,天下通財,路不拾遺,民無去就。故五霸之世,不足者奉有餘。故今諸侯好利,利興民爭,災害並起,強弱相侵,躬耕者少,末作者多,民如浮雲,手足不安。經云:「不貴難德之貨,使民不為盜;不貴無用之物,使民心不亂。」各理其職,是以聖人之政治者。古者齊景公之時,病民下奢侈,不遂禮制。周、秦之宜,去文就質,而勸民之有利也。夫作無用之器,聚無益之貨,金銀壁玉,珠璣翡翠,奇珍異寶,遠方所出,此非庶人之所用也。錦繡纂組,綺羅綾轂,玄黃衣帛,此非庶人之所服也。雕文刻鏤,伎作之巧,難成之功,妨害農事,輜駢出入,袍裘索澤,此非庶人之所飾也。重門畫獸,蕭墻數仞,冢墓過度,竭財高尚,此非庶人之所居也。經云:「庶人之所好者,唯躬耕勤苦,謹身節用,以養父母。」制之以財,用之以禮,豐年不奢,凶年不儉,素有蓄積,以儲其後,此治人之道,不亦合於四時之氣乎?

舉措第七
舉措之政,謂舉直措諸枉也。夫治國猶於治身,治身之道,務在養神,治國之道,務在舉賢,是以養神求生,舉賢求安。故國之有輔,如屋之有柱,柱不可細,輔不可弱,柱細則害,輔弱則傾。故治國之道,舉直措諸枉,其國乃安。夫柱以直木為堅,輔以直士為賢,直木出於幽林,賢士出於眾下。故人君選舉,必求隱處,或有懷寶迷邦,匹夫同位;或有高才卓絕,不見招求;或有忠賢孝弟,鄉里不舉;或有隱居以求志,行義以達其道;或有忠質於君,明黨相讒。堯舉逸人,湯招有莘,周公采賤,皆得其人,以致太平。故人君懸賞以待功,設位以待士,不曠庶官,闢四門以興治務,玄纁以聘幽隱,天下歸心,而不仁者遠矣。夫所用者非所養,所養者非所用,貧陋為下,財色為上,讒邪得志,忠直遠放,玄纁不行,焉得賢輔哉?若夫國危不治,民不安居,此失賢之過也。夫失賢而不危,得賢而不安,未之有也。為人擇官者亂,為官擇人者治,是以聘賢求士,猶嫁娶之道也,未有自嫁之女,出財為婦。故女慕財聘而達其貞,士慕玄纁而達其名,以禮聘士,而其國乃寧矣。

考黜第八
考黜之政,謂遷善黜惡。明主在上,心昭於天,察知善惡,廣及四海,不敢遺小國之臣,下及庶人,進用賢良,退去貪懦,明 良上下,企及國理,眾賢雨集,此所以勸善黜惡,陳之休咎。故考黜之政,務知人之所苦。其苦有五。或有小吏因公為私,乘權作奸,左手執戈,右手治生,內侵於官,外采於民,此所苦一也;或有過重罰輕,法令不均,無罪被辜,以致滅身,或有重罪得寬,扶強抑弱,加以嚴刑,枉責其情,此所苦二也;或有縱罪惡之吏,害告訴之人,斷絕語辭,蔽藏其情,掠劫亡命,其枉不常,此所苦三也;或有長吏數易守宰,兼佐為政,阿私所親,枉剋所恨,逼切為行,偏頗不承法制,更因賦斂,傍課采利,送故待新,夤緣徵發,詐偽儲備,以成家產,此所苦四也;或有縣官慕功,賞罰之際,利人之事,買賣之費,多所裁量,專其價數,民失其職,此所苦五也。凡此五事,民之五害,有如此者,不可不黜,無此五者,不可不遷。故書云:「三載考績,黜陟幽明。」

治軍第九
治軍之政,謂治邊境之事,匡教大亂之道,以威武為政,誅暴討逆,所以存國家安社稷之計。是以有文事必有武備,故含血之 蠹,必有爪牙之用,喜則共戲,怒則相害,人無爪牙,故設兵革之器,以自輔衛。故國以軍為輔,君以臣為佑,輔強則國安,輔弱則國危,在於所任之將也。非民之將,非國之輔,非軍之主。故治國以文為政,治軍以武為計;治國不可以不從外,治軍不可以不從內。內謂諸夏,外謂戎狄。戎狄之人,難以理化,易以威服,禮有所任,威有所施。是以黃帝戰於涿鹿之野,唐堯戰於丹浦之水,舜伐有苗,禹討有扈,自五帝三王至聖之主,德化如斯,尚加之以威武,故兵者凶器,不得已而用之。夫用兵之道,先定其謀,然後乃施其事。審天地之道,察眾人之心,習兵革之器,明賞罰之理,觀敵眾之謀,視道路之險,則安危之處,占主客之情,知進退之宜,順機會之時,設守禦之備,強征伐之勢,揚士卒之能,圖成敗之計,處生死之事,然後乃可出軍任將,張禽敵之勢,此為軍之大略也。夫將者,人之司命,國之利器,先定其計,然後乃行,其令若漂水暴流,其獲若鷹隼之擊物,靜若弓弩之張,動若機關之發,所向者破,而敵自滅。將無思慮,士無氣勢,不齊其心,而專其謀,雖有百萬之眾,而敵不懼矣。非讎不怨,非敵不戰。工非魯般之目,無以見其工巧;戰非孫武之謀,無以出其計運。夫計謀欲密,攻敵欲疾,獲若鷹擊,戰若河決,則兵未勞而敵自散,此用兵之勢也。故善戰者,不怒,善勝者不懼。是以智者先勝而後求戰,闇者先戰而後求勝;勝者隨道而途修,敗者斜行而失路,此順逆之計也。將服其威、士專其力,勢不虛動,運如圓石,從高墜下,所向者碎,不可救止,是以無敵於前,無敵於後,此用兵之勢也。故軍以奇計為謀,以絕智為主,能柔能剛,能弱能強,能存能亡,疾如風雨,舒如江海,不動如泰山,難測如陰陽,無窮如地,充實如天,不竭如江河,始終如三光,生死如四時,衰旺如五行,奇正相生,而不可窮。故軍以糧食為本,兵以奇正為始,器械為用,委積為備。故國困於 貴買,貧於遠輸,攻不可再,戰不可三,量力而用,用多則費。 罷去無益,則國可寧也,罷去無能,則國可利也。夫善攻者敵不 知其所守,善守者敵不知其所攻。故善攻者不以兵革,善守者不 以城郭。是以高城深池,不足以為固,堅甲銳兵,不足以為強。 敵欲固守,攻其無備;敵欲興陣,出其不意;我往敵來,謹設所 居;我起敵止,攻其左右;量其合敵,先擊其實。不知守地,不 知戰日,可備者眾,則專備者寡。以慮相備,強弱相攻,勇怯相 助,前後相赴,左右相趨,如常山之蛇,首尾俱到,此救兵之道 也。故勝者全威,謀之於身,知地形勢,不可豫言。議之知其得 失,詐之知其安危,計之知其多寡,形之知其生死,慮之知其苦 樂,謀之知其善備。故兵從生擊死,避實擊虛,山陵之戰,不仰 其高,水上之戰,不逆其流,草上之戰,不涉其深,平地之戰, 不逆其虛,道上之戰,不逆其孤;此五者,兵之利,地之所助也 。夫軍成於用勢,敗於謀漏,飢於遠輸,渴於躬井,勞於煩擾, 佚於安靜,疑於不戰,惑於見利,退於刑罰,進於賞賜,弱於見 逼,強於用勢,困於見圍,懼於先至,驚於夜呼,亂於闇昧,迷 於失道,窮於絕地,失於暴卒,得於豫計。故立旌旗以視其目, 擊金鼓以鳴其耳,設斧鉞以齊其心,陳教令以同其道,興賞賜以 勸其功,行誅伐以防其偽。晝戰不相聞,旌旗為之舉,夜戰不相 見,火鼓為之起,教令有不從,斧鉞為之使。不知九地之使,則 不知九變之道。天之陰陽,地之形名,人之腹心,知此三者,獲 處其功,知其士乃知其敵,不知其士,則不知其敵,不知其敵, 每戰必殆,故軍之所擊,必先知其左右士卒之心。五間之道,軍 之所親,將之所厚,非聖智不能用,非仁賢不能使。五間得其情 ,則民可用,國可長保。故兵求生則備,不得已則鬥,靜以理安 ,動以理威,無恃敵之不至,恃吾之不可擊。以近待遠,以逸待 勞,以飽待飢,以賞待虛,以生待死,以眾待寡,以旺待衰,以 伏待來。整整之旌,堂堂之鼓,當順其前,而覆其後,固其險阻 ,而營其表,委之以利,柔之以害,以治軍之道全矣。

賞罰第十
賞罰之政,謂賞善罰惡也。賞以興功,罰以禁奸,賞不可不平 ,罰不可以不均。賞賜知其所施,則勇士知其所死;刑罰知其所 加,則邪惡知其所畏。故賞不可虛施,罰不可妄加,賞虛施則勞 臣怒,罰妄加則直士恨,是以羊羹有不均之害,楚王有信讒之敗 。夫將專持生殺之威,必生可殺,必殺可生,忿怒不詳,賞罰不 明,教令不常,以私為公,此人國之五危也,賞伐不明,教令有 不從,必殺可生,眾奸不禁;必生可殺,士卒散亡;忿怒不詳, 威武不行,賞罰不明,下不勸功;政教不當,法令不從;以私為 公,人有二心。故眾奸不禁,則不可久,士卒散亡,其眾必寡; 威武不行,見敵不起;下不勸工,上無強輔;法令不從,事亂不 理,人有二心,其國危殆。故防奸以政,救奢以儉,忠直可使理 獄,廉平可使賞賜。賞罰不曲,則人死服。路有飢人,廄有肥馬 ,可謂亡人而自存,薄人而自厚。故人君先募而後賞,先令而後 誅,則人親附,畏而愛之,不令而行。賞罰不正,則忠臣死於非 罪,而邪臣死於非功。賞賜不避怨仇,則齊桓得管仲之力;誅罰 不避親戚,則周公有殺地之名。書云:「無偏無黨,王道蕩蕩, 無黨無偏,王道平平。」此之謂也。 

喜怒第十一
喜怒之政,謂喜不應喜無喜之事,怒不應怒無怒之物,喜怒之 間,必明其類。怒不犯無罪之人,喜不從可戮之士,喜怒之際, 不可不詳。喜不可縱有罪,怒不可戮無辜,喜怒之事,不可妄行 。行其私而廢其功,將不可發私怒,而興戰必用眾心,茍合以私 忿而合戰,則用眾必敗。怒不可以復悅,喜不可以復怒,故以文 為先,以武為後,先勝則必後負,先怒則必後悔,一朝之忿,而 亡其身。故君子威而不猛,忿而不怒,憂而不懼,悅而不喜。可 忿之事,然後加之威武,威武加則刑罰施,刑罰施則眾奸塞。不 加威武,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眾惡不理,其國亡。

治亂第十二
治亂之政,謂省官並職,去文就質也。夫綿綿不絕,必有亂結 ,纖纖不伐,必成妖孽。夫三綱不正,六紀不理,則大亂生矣。 故治國者,圓不失規,方不失矩,本不失末,為政不失其道,萬 事可成,其功可保。夫三軍之亂,紛紛擾擾,各惟其理。明君治 其綱紀,政治當有先後,先理綱,後理紀;先理令,後理罰;先 理近,後理遠;先理內,後理外;先理本,後理末;先理強,後 理弱;先理大,後理小;先理身,後理人。是以理網則紀張,理 令則罰行,理近則遠安,理外則外端,理本則末通,理強則弱伸 ,理大則小行,理上則下正,理身則人敬,此乃治國之道也。

教令第十三
教令之政,謂上為下教也。非法不言,非道不行,上之所為, 人之所瞻也。夫釋己救人,是謂逆政,正己教人,是謂順政。故 為君之道,以教令為先,誅罰為後,不教而戰,是謂棄之。先習 士卒用兵之道,其法有五:一曰,使目習其旌旗指麾之變,縱橫 之術;二曰,使耳習聞金鼓之聲,靜動行止;三曰,使心習刑罰 之嚴,爵賞之利;四曰,使手習五兵之便,鬥戰之備;五曰,使 足習周旋走趨之列,進退之宜;故號為五教。教令軍隊,各有其 道。左教青龍,右教白虎,前教朱雀,後教玄武,中央軒轅,大 將軍之所處,左矛右戟,前盾后弩,中央旗鼓。旗鼓俱進。聞鼓 則進,聞金則止,隨其指揮,五陳乃理。正陳之法,旗鼓之主: 一鼓,舉其青旗,則為直陣;二鼓,舉其赤旗,則為銳陣;三鼓 ,舉其黃旗,則為方陣;四鼓,舉其白旗,則為圓陣;五鼓,舉 其黑旗,則為曲陣。直陣者,木陣也;銳陣者,火陣也;方陣者 ,土陣也;圓陣者,金陣者;曲陣者,水陣也。 此五行之陣,輾轉相生,衝對相勝,相生為救,相勝為戰,相 生為助,相勝為敵。凡結五陣之法,五五相保,五人為一長,五 長為一師,五師為一枝,五枝為一火;五火為一撞,五撞為一軍 ,則軍士具矣。夫兵利之所便,務知節度。短者持矛戟,長者持 弓弩,壯者持旌旗,勇者持金鼓,弱者給糧牧,智者為謀主。鄉 里相比,五五相保,一鼓整行,二鼓習陣,三鼓起食,四鼓嚴辦 ,五鼓就行。聞鼓聽金,然後舉旗,出兵以次第,一鳴鼓三通, 旌旗發揚,舉兵先攻者賞,卻退者斬,此教令也。

斬斷第十四
斬斷之政,謂不從教令之法也。其法有七,一曰輕,二曰慢, 三曰盜,四曰欺,五曰背,六曰亂,七曰誤,此治軍之禁也。當 斷不斷,必受其亂,故設斧鉞之威,以待不從令者誅之。軍法異 等,過輕罰重,令不可犯,犯令者斬。期會不到,聞鼓不行,乘 寬自留,避迴自止,初近後遠,喚名不應,車甲不具,兵器不備 ,此為輕軍,輕軍者斬。受令不傳,傳令不審,迷惑吏士,金鼓 不聞,旌旗不睹,此謂慢軍,慢軍者斬。食不稟糧,軍不省兵, 賦賜不均,阿私所親,取非其物,借貸不還,奪人頭者,以獲其 功,此謂盜軍,盜軍者斬。變改姓名,衣物不鮮,旌旗裂壞,金 鼓不具,兵刃不磨,器仗不堅,矢不著羽,弓弩無絃,法令不行 此為欺軍,欺軍者斬。聞鼓不進,聞金不止,按旗不伏,舉旗不 起,指揮不隨,避前向後,縱發亂行,折其弓弩之勢,卻退不鬥 ,宜左或右,扶傷舉死,自託而歸,此謂背軍,背軍者斬。出軍 行將,士卒爭先,紛紛擾擾,車騎相連,咽塞路道,後不得先, 呼喚諠譁,無所聽從,失亂行次,兵刃中傷,長短不理,上下縱 橫,此為亂軍,亂軍者斬。屯營所止,問其鄉里,親近相隨,共 食相保,不得越次,強入他伍;干誤次第,不可呵止,度營出入 ,不由門戶,不自啟白,奸邪所起,知者不告,罪同一等,合人 飲酒,阿私取受,大言警語,疑惑吏士,此謂誤軍,誤軍者斬。 斬斷之後,此萬事乃理也。

思慮第十五
思慮之政,謂思近慮遠也。夫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故君子思 不出其位。思者,正謀也,慮者,思事之計也。非其位不謀其政 ,非其事不慮其計。大事起於難,小事起於易。故欲思其利,必 慮其害,欲思其成,必慮其敗。是以九重之台,雖高必壞。故仰 高者不可怨其下,瞻前者不可忽其後。是以秦穆公伐鄭,二子知 其害;吳王受越女,子胥知其敗;虞受晉璧馬,宮之奇知其害; 宋襄公練兵車,目夷知其負。凡此之智,思慮之至,可謂明矣, 夫隨覆陳之軌,追陷溺之後,以赴其前,何及之有?故秦承霸業 ,不及堯、舜之道。夫危生於安,亡生於存,亂生於治。君子視 微知著,見始知終,禍無從起,此思慮之政也。

陰察第十六
陰察之政,譬喻物類,以覺悟其意也。外傷則內孤,上惑則下 疑;疑則親者不用,惑則視者失度;失度則亂謀,亂謀則國危, 國危則不安。是以思者慮遠,遠慮者安,無慮者危。富者得志, 貧者失時,甚愛太費,多藏厚亡,竭財相買,無功自專,憂事眾 者煩,煩生於怠。船漏則水入,囊穿則內空,山小無獸,水淺無 魚,樹弱無巢,墻壞屋傾,堤決水漾,疾走者仆,安行者遲,乘 危者淺,履水者懼,涉泉者溺,遇水者渡,無楫者不濟,失侶者 遠顧,賞罰者少功,不誠者失信。唇亡齒寒,毛落皮單。阿私亂 言,偏聽者生患。善謀者勝,惡謀者分,善之勸惡,如春雨澤。 麒麟易乘,駑駘難習。不視者盲,不聽者聾。根傷則葉枯,葉枯 則花落,花落則實亡。柱細則屋傾,本細則末撓,下小則上崩。 不辨黑白,棄土取石,羊虎同群。衣破者補,帶短者續。弄刀者 傷手,打者傷足。洗不必江河,要之卻垢;馬不必麒麟,要之疾 足;賢不必聖人,要之智通。總之,有五德:一曰禁暴止兵,二 曰賞賢罰罪,三曰安仁和眾,四曰保大定功,五曰豐撓拒讒,此 之謂五德。

將苑之兵權篇
夫兵之權者, 是三軍之司命, 主將之威勢. 將能執兵之權, 操兵之要勢, 而臨群下, 譬如猛虎, 加之羽翼而 翔四海, 隨所遇而施之. 若將失權, 不操 其勢, 亦如魚龍脫於江湖, 欲求遊洋之勢, 奔濤戲浪, 何可得也.

將苑之逐惡篇
夫軍國之弊, 有五害焉: 一曰, 結黨相連, 毀 賢良; 二曰, 侈其衣服, 異其冠帶; 三曰, 虛誇妖術, 詭言神道; 四曰, 關察是非, 利以動眾; 五曰, 伺候得失, 陰結敵人. 此所謂姦偽悖德之人, 可遠而不可親也.

將苑之人性篇
夫人之性, 莫難察焉. 美惡既殊, 情貌不一. 有溫良而為詐者, 有外 恭而內欺者, 有外勇而內怯者, 有盡力而不忠者. 然知人之道有七焉: 一曰 , 間之以是非而觀其志; 二曰, 窮之以辭辯而觀其變; 三曰, 咨之以計謀而 觀其識; 四曰, 告知以禍難而觀其勇; 五曰, 醉之以酒而觀其性; 六曰, 臨 之以利而觀其廉; 七曰, 期之以事而觀其信.

將苑之將才篇
夫將材有九. 道之以德, 齊之以禮, 而知其饑寒, 察其勞苦, 此之謂人將 . 事無茍免, 不為利擾, 有死之榮, 無生之辱, 此之謂義將. 貴而不驕, 勝而 不恃, 賢而能下, 剛而能忍, 此之謂禮將. 奇變莫測, 動應多端, 轉禍為福, 臨危制勝, 此之謂智將. 進有厚賞, 退有嚴刑, 賞不逾時, 刑不擇貴, 此之謂 信將. 足輕戎馬, 氣蓋千夫, 善固疆場, 長於箭戟, 此之謂步將. 登高履險, 馳射如飛, 進則先行, 退則後殿, 此之謂騎將. 氣凌三軍, 志輕疆虜, 怯於小 戰, 勇於大敵, 此之謂猛將. 見賢若不及, 從諫如順流, 寬而能剛, 勇而多計 , 此之謂大將.

將苑之將器篇
將之器, 其用大小不同. 若乃察其姦, 伺其禍, 為眾所服, 此十夫之將. 夙興夜寐, 言詞密察, 此百夫之將. 直而有慮, 勇而能鬥, 此千夫之將. 外貌 桓桓, 中情烈烈, 知人勤勞, 悉人饑寒, 此萬夫之將. 進賢進能, 日慎一日, 誠信寬大, 閑於理亂, 此十萬人之將. 仁愛治於下, 信義服鄰國, 上知天文, 中察人事, 下識地理, 四海之內, 視如室家, 此天下之將.

將苑之將弊篇
夫為將之道, 有八弊焉, 一曰貪而無厭, 二曰妒賢嫉能, 三曰信讒好佞, 四曰料彼不自料, 五曰猶豫不自決, 六曰荒淫於酒色, 七曰姦詐而自怯, 八曰 狡言而不以禮.